关于包包

可能这已经多次了,提及包包了,再次在这里说起,是因为最近又买了一个包包。包包的总数现在记不得了,肯定超过十个了。

内心如此脆弱

今天感觉被鄙视了,一堆不咋懂技术的张口就来,真想说,我我他妈的工作十来年了,这种问题就不要质疑我的专业性了。

赶集

从小就喜欢去赶集,那熙熙攘攘的人群,各式各样的卖货的,穿梭于人群中,买各种的年货,今年又在北京过年了,没法体会这种快乐了,还好附近有一处很小的集市,就去逛逛。

又一次北京过年

开始是西安疫情,西安封城,就觉得回家希望不大了,结果过一阵子西安没事了,北京开始了。虽然所在的朝阳区没啥大事,但是小县城直接一刀切,要集中隔离。

过年正当时

公路车水马龙,外卖小哥呼啸而过。 公交车迟迟不进站,已经挡了购物归家的路。 海底捞那首看海,让我仿佛看到了海边吹着海风的周迅,留着短发,消瘦脸颊。 为了应这节日的景,我一杯下肚再来一杯。 春节原本该是静止的,围在火炉旁,但这熙熙攘攘。 春节该是闹哄哄的,鞭炮声响,我只隔窗看到风吹树枝摇晃。 既然一切如常,就借着一点酒意,梦回故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