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在其位不谋其烦

好多时候人处的位置不同,高度不同,思考问题的方式,问题的结果可能都大相径庭。而我要说的不是这个意思。

绿油油的麦苗黄灿灿的麦浪

很小的时候,不管是麦子麦苗或者是有很高麦秆的麦子,还是沉甸甸的麦穗,甚至是种麦子,割麦子,捆麦子,挑麦子,用机器打麦子,还有机器打完麦子堆积如山的麦秆子,在上面翻跟头,在里面打洞做房子,都再熟悉不过了。

一件高兴的事

苦Mac自带的abc输入法久已,经常就自动切过去了,然后需要一顿操作。老早就有删掉他的想法,一直担心会产生副作用。比如删了之后,开机密码怎么输,进去恢复模式的时候,怎么打字。